阿里阅读作者福利

阿里阅读作者福利

人有终日不言不语,不饮不食,忽笑忽歌,忽愁忽哭,与之美馔则不受,与之粪秽则无辞,与之衣不服,与之草木之叶则反喜,人以为此呆病,不必治也。治法必须散小肠之风寒,而湿气不难去也。

 上游无泉源之济,则下流有竭泽之虞,下便则上愈燥而痛生,下痛则上愈燥而便急。此方补肝凉血以治传经之伤寒。

伤寒与伤风内热同,而头汗出亦同也。盖肺虽生肾,然止能生肾水,而不能生肾火也;脾胃必得肾火以相生,水气必得肾火以相化;况补肾则肺不必来生肾水,而肺金自安矣,是补肾即所以补肺也。

肺金之气不扬,自失其清肃之令,必移其邪而入于太阳膀胱。天阳明已经前邪,见邪则拒,似乎邪之难入矣。

惟是既补脾以健土,必至燥肾以旺火,故补脾又必须补肾,而补肾又必须补脾,所贵二者之兼治也。 心包与胃,原是子母,何必分治之乎?

但热症之涕通于脑,寒症之涕出于肺,我用群药皆入肺之药也,无非温和之味,肺既寒凉,得温和而自解,复得石首脑骨佐之,以截脑中之路,则脑气不下陷,而肺气更闭矣。 然则治法,乌可徒治风寒湿三者之邪,而罔顾肝经之气血耶。

Leave a Reply